准提咒念诵网
准提咒念诵网
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
主页/ 胡小林/ 文章正文

学习印光大师十念法的体会

导读:你能对当下功课负责,能念多少念多少,这是一年级的功课。再高一点,我把这十个阿拉伯数字加上,出声音明显的念出来:“1阿弥陀佛”、“2阿弥陀佛……”三年级的功课呢?十个数字不念了,念“三三四”。四年级的功课呢?“两个五“了。五年级的功课:一到十,直念了。这么五个阶段,时间上有...

学习印光大师十念法的体会

  你能对当下功课负责,能念多少念多少,这是一年级的功课。再高一点,我把这十个阿拉伯数字加上,出声音明显的念出来:“1阿弥陀佛”、“2阿弥陀佛……”三年级的功课呢?十个数字不念了,念“三三四”。四年级的功课呢?“两个五“了。五年级的功课:一到十,直念了。这么五个阶段,时间上有这么个先后。

  其实在一天的念佛,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,还是七个小时乃至一天的念佛当中,你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调整方法。

  印光大师说:念佛不能泥执一法。“泥”就是泥土的泥。“泥执一法”就是执着一法,说我就要三三四,我什么时候都三三四。比别跟自己较劲,也得恒顺众生,随喜功德。你就是众生嘛!今天你的状态不太适合三三四,你非摁着头皮三三四不可,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?退而求其次,我念十口气不就得了吗!你说我今天状态好,马上去澳大利亚,机票也买了,签证也下来了,高兴的不得了,我飞机上神清气爽,忽然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,好了,今你就两个五吧。飞机上也没打搅你,你就被1阿弥陀佛、2阿弥陀佛,不是浪费时间吗?就是我们在每天念佛当中,这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这五年级的课程,哪一套好用,就用哪一套。

  一个原则:就是死死纠缠这句佛号,我说什么也不能丢了它。我就是感冒、我就是发烧,我就是亲人得了癌症,我就是儿子撞了车,小孩学习成绩不好,家里米饭闷糊了,印光大师说,凡是出现这种情况,就是要回到 这句佛号上边,别老琢磨:你说这孩子快分配了,到哪去合适呢?是到头行挣点高工资,头行太辛苦;要不然到国营单位,国营单位学懒了,挣得也少。这意思是什么呢?不要用时间干这个,好好念佛,为什么?《佛说阿弥陀经》上说了,如果执持名号,信、愿、行三具足,十方佛菩萨护念,你信不信吧!你还用操心吗?什么也不用管了。

  那会耽误业务吗?会误事吗?真的不会!你别开玩笑了!你放着合同不签,该干的事不干,老在办公室念佛。我给你说,这个事如果是好事的话,对你有利的话,你绝对不会念佛,你会把这个事办了,你不信你就试试,一点儿都不耽误。耽误的事我给你说,都是对你不利的和坏事,真的!你信不信?你要信你试试。《佛说阿弥陀经》大家背诵的比我熟,十方佛菩萨保护、惦念着你。

  一个印光大师这个十念法咱们就得这么大利益,十方佛菩萨护念念佛人。想去西方的人,他怎么可能让你倒霉呢?他可能把你的好事耽误了呢?耽误的那些事,都是对你不利的。

  你是这么说吧,我觉得确确实实耽误了,电话费没交、牌照税没上等等等等。事情不是像你想象那样。基督教有一个故事,故事的名字就是“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”。说是有两个天使,一个老天使、一个小天使出来布道,到人间来。布道挺辛苦,白天、晚上赶路,天气特别冷,晚上就投宿在一家里边。这家人特别有钱,是当地最有钱的富人,富人为富不仁,他不知道这是天使,他就觉得是两个赶路的人投宿给他们家添麻烦了,到了家以后,给人家一点剩菜剩饭,完了以后,就给人家打发到地下室里睡觉。地下室没有暖气,这么冷的天,这两个天使特别辛苦。

  结果这两个天使到了地下室,就看地下室墙上有个洞,随手就拿了几块砖头把这个洞砌上了,把墙给堵上了。这小天使一看心里就不高兴了,心想:这家对咱们这么不好,怎么您下来帮他干活?墙坏就坏了嘛,明天咱们就走。他心里就这么想,没敢这么说。

  到了第二天一早,这两人就赶路。到了晚上,两人就投宿在一个特别贫穷的一家。贫穷人的家里头没钱,但是这两口子特别厚道,把自己睡的这个房间就腾出来给这两天使睡,家里虽然没什么好吃的,但是确确实实拿出来最好的东西来供养这两个天人。睡了一晚上,第二天早上起床,这个穷人家奶牛死了。这个时候这个小天使就不高兴了,就跟这个老天使说:您也太不像话了,昨儿那家对咱们那么不好,您下去就给人家砌墙;今儿这家对咱们这么好,而且您是有功夫的人,死神来召这个奶牛的时候,您怎么不劝劝他呢?干嘛让这家对咱们这么好,最后死了奶牛呢?您去干嘛去了?就问这个老天使。

  老天使说:这事情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。这个小天使说:事情这么不是我想象的那样?他说:昨天那家有钱的,你知道他那个洞里面是什么吗?什么?全是金子,我不堵上,他们家发现那个金子,他配有那么多金子吗?所以我就给堵上了。小天使说这个原因您给堵上了墙,那今天这奶牛呢?昨天晚上死神来了,要把这穷人的妻子给召走,我就做了工作:这家好人呐,要召召奶牛吧,把这个人留下吧。这么着,这奶牛就召走了,这妻子就留下来了。讲到这,那个老天使给小天使说:事情不是能所想的那样。

  我们学佛同修也同样面对这个问题,你想的是坏事,未必!你要执持名号,用十念法,念佛出现的事,全是好事。我怎么不觉得?那是你的意思,那不是佛的意思。你认为是好事就是好事吗?佛在经教上说,你只有证得了阿罗汉以后,你的见思烦恼断了,你的那个时候的知见、你的认识才是正确的。见思烦恼未断之前,你如何的判断、如何的决定、如何的考虑,都不能作数,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。所以,我们都有工作,特别像我,这个做买卖,师父挺器重我,说胡小林落实《弟子规》在单位里头,年年生意特别好,挺紧张的!今年算好了,明年呢?明年要不好,我怎么见老和尚?无颜面见江东父老。

  所以,我从九七年开始,卖炉子一直卖到学佛之前,十年,十三万八千台。零七年开始学佛,跟着老和尚,第一年零七,零八、零九、一零,今年一一,这四年,卖了十三万三千台,这四年等于前面的十年。

  而前面的十年最高的那个年景是零三年,中国出现“非典”那年,那年卖了两万九千台。没到三万台。零七第一年学佛,忌酒、忌肉,我在光盘上向大家汇报过,就不喝酒、不吃肉,那一年卖了三万一。做生意做了十五年了,十一年就没摸过三万,第一年三万一。

  第一年我捐了多少钱呢?捐了五十万,做法宝。不敢捐。真的、假的?舍就得,不相信,这习气重。说白了,这做买卖就爱打赌,我当时就是赌心:得了,老和尚不容易,对我不薄,一年行政经费一千六百万,我就豁出去拿一千六百万,我就认为这一千六百万打了水漂,我就拿一年做做实验,看看老和尚说的灵不灵。我就抱这个心,我们一年一千六百万行政经费,我就豁出去这一年不做生意。

  你看,不喝酒了也不吃肉了,客户都不高兴:小林,你这不喝酒、不吃肉,你这玩意怎么做买卖?酒越喝越厚。生意在什么地方谈?饭桌上谈啊。你这学了佛了,又点翅又点虾的,弄得我们跟着吃,你那吃,什么都不吃,什么都不喝,你这肯定做不成生意。

  我说:大哥,做不成生意,二零零八一月一号我再恢复,不就零七年这一年吗?没想到零七年就真给了三万一。我当时就分析这三万一怎么来的,发现一个项目上就给了我炉子一万四千台。我给大家汇报我真实的心路历程。三万一减一万四还剩一万七,万一这哥们要不给我这一万四呢?那我可就是一万七台炉子,比我平均两万台炉子还少。就一年,能说明问题吗?撞大运吧!不相信。你说不相信吧,觉得挺奇怪,第一年学佛,佛菩萨就挺给个意思,三万一,鼓励你。你说你信吧,这一单合同就一万四,我从来没签过这么大的单,像我们这十万平方米的小区,一百平方米卖一台炉子,十万平方米就卖一千台,你想他一心就买一万四台,相当于一千四百万平方米的小区,一千四百万平方米的小区得多大的小区?鬼使神差,他就买了,我说这个再说吧!不一定靠谱。

  到零八北京奥林匹克,当时想这奥林匹克就没活了,五月一号到十月一号,整个北京所有的工程全都下马了,民工都离开北京了,为了保证北京的交通、安全、空气污染,没工程。当时我想的是什么?没工程没关系,落实老和尚《弟子规》,公司搞培训,对外搞感恩。开发商分包、设计院、监理,就是我们搞工程这几个部门,给人家送光盘,给人家送月饼,春天给人家送茶叶,!中秋给人家送月饼,感恩呗!过去这些老朋友原来做买卖,无礼不起早,有奶就是娘,人过去了,下来了,退休了,离开岗位了,不理人家了,这都得捡起来,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,就琢磨这个呢,零八年。结果没想到零八年特别忙,卖了两万四千八,本来我想零八年能卖一万台就不错了,他最后弄两万四千八,没有掉下来,比我没学佛前十年的平均数两万还多五千台。这个时候就有点信了。你知道吗?不能说一年是偶然,两年是偶然,第三年呢?

  第三就金融风暴,金融风暴就没活了,整个开发商拿着的就不干了,这是雪上加霜,再一个雪上加霜的是什么呢?北京市政府规定了,政府的保障性住房不让用这个炉子了,而我过去两万台炉子中80%都是政府的炉子,这政府一不让用这种设备,换句话说,我等于丢了80%的生意。你说零九年这两件事:一个是金融风暴,开发商握着地不盖楼了;第二政府不让用这个项目。本来咱们想金融风暴商品房不让开发,政府的保障性住房总得开发吧,他也不开发。我想干,我那个光盘上也给大家汇报。

  师父说求三宝加持。我“咕咚”就跪在佛菩萨面前了,我也不懂啊,什么仪轨、上香、上水。您老人家怎么个意思?这不容易,学佛。不吃了不喝了,零七年捐了五十万,零八年捐了五百万,可以说这力度十倍,不错了。怎么到零九年,您老人家就弄这个呢?您什么意思呢?您要说不让咱们练了,您就明说呗!我这一百口人呢!

\

  师父说,你就这么说就管用,你不用要那仪轨,也不要那忏悔的程序,那都是假的,发自真心求。我说:您要觉得我办这个公司还行的话,您给点生意;您要说不行,您早点说,我就差不多收拾收拾,我就跟着老和尚学了。

  结果零九年给了三万七千台。这家伙,这没耽误事,而且零九年那个力度还更大了,而且有信心了。所有的文件都不批了,公司每年八千万的采购,原来全我签,现在也不签了,副总们签。一千六百万行政经费支出的每一张单据,都我签,现在也都权力下放,而且还成立了爱心基金,那爱护员工。大家把钱拿出来,五块钱不嫌少,一千元不嫌多,剩下的我兜底,员工一百多个员工,家里有生老病死的,我们帮助。姐姐怀孕的,我们有个同事姐姐怀孕了,结果双胞胎,那个胎儿死在这个小孩肚子里头,没钱呐!没钱怎么办?咱们就给她联系北京儿童医院手术,把那个孩子救活了,前前后后花的都是我们的钱。妈妈在农村,在打谷场上打谷子去皮,不小心把手指给碾碎了,花五千多块钱我们给六千。多了!什么老婆婆腰椎间盘突出,我们找按摩师,下岗职工不能报销,医疗费不包括按摩,那怎么办?只有按摩才能好,要不然就西医做手术。腰椎间盘突出按摩很有效,那我们就给找到按摩的医生,给她买了一个疗程,两个疗程帮助她。

  这零九年几乎就没干正事,公司业务就没管过。全体公司的人都特别忧郁,说原来胡总天天开会,觉得胡总在会议室只要声音一高,就觉得公司特别有希望。骂人了嘛!公司在抓,抓业务,蒸蒸日上,朝气蓬勃,觉得公司很有张力,有人在抓有人在管。现在这胡总一上班,门一关,中午十二点才出来,里边不是念经就是念佛。干嘛,就这个,也不管。好不容易吃完中午饭了,跟大家见见面吧,走屋串户,拉着员工问:家里有什么困难吗?哥哥怎么样啊?姑姑病了,积水潭医院,腿摔塞了,马上给钱,给钱没毛病,老和尚说。咱也帮不了人家,咱也伺候不了别人,给点钱吧,随缘吧!所以从零九年开始,我们就是爱心基金覆盖员工的面,百分之十八员工得到利益,总动用人民币二十三万。公司集资我也没算,可能也就一两万块钱吧,剩下的钱全是我出。

  那么到了一零年就更是这样了,零九年是最危险的一年,最后三万七。我到新加坡去,那些居士们都不敢问我,零九年你怎么样,别给老和尚抹黑,说你还来了。零九年我在新加坡正好是元旦,我给大家汇报是安排在十二月三十一号。我十二月二十五号就到了,一直在跟公司保持密切的联系,天天给我发传真告诉我,最后签的销售数量和金额。结果零九年三万七,松了一口气。因为什么?到零九年十月份的时候还一万台,因为整个零九年金融风暴使整个房地产整个滑坡,这过去北京是三月份就盖房子了,一解冻。天一热,地一解冻,就开始盖房子,尽管他市场不好,一直压到十月份,十月份商品房还未动。市政府动了,北京的GDP下来了,因为没有人投资了,国民生产总值上不去,那北京就没有GDP了,那市政府就急了,那要加大基础建设投资,投资在哪啊?

  可以投资在交通地铁,也可以投资在市政建污水厂啊!他偏偏投资在农民的土地征用,把农民搬上楼,把农民的土地腾出来,变成商品房、商品地拍卖。你想,拿出两千七百亿人民币,朝阳、丰台、海淀三个区,光朝阳一个区就三十平方公里征地,那这农民上楼得用炉子。你看,天无绝人之路,这农民全用壁挂炉。你说你市政府盖的房子不用了吧,农民他不管。我盖完这房子给农民,农民上楼了,那我不能负责供暖费了,我们把炉子给他们,他们到燃气公司去买气,你用多少气,你你用多少钱买多少个字,你那个炉子就可以用了。因为农村,不象国家他有组织、他有国营单位、他有政府补贴,他没政府补贴,所以他们就得用这个炉子,那光朝阳一个区就十万零一千台,你想我得做多少生意?零九年三万七。

  一零年去年呢?又去新加坡了,跟新加坡干上了。四万六千台。这四万六千台相当我平常每年的要是两万台的话,那就是两倍还多啊,是吧!两倍就是四万,四万六千台,你想想。这十年加起来就十三万三,较之零六到零七年,零六这十年,几乎是一样,四年干了十年的。那我这四年捐了多少钱呢?每年捐的力度越来越大,四年捐了四千多万。

  到北京找人家出版老法师的六套书,正式出版。因为老法师的书和光盘全都是寺院里头,没有经过政府批准这种内部流通的书。所以,这个老让人查,说这是非法出版物。其实合法,没有比他更合法了,结果批了一个非法的外衣。我们找了北京宗教局,就给老和尚这六套书就申请下来了。宗教局管啊!然后新华书店发行。

  我们知道,到寺院有寺院生活的,到寺院生活的佛教的人,在中国不到百分之五。换句话说,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不去寺院的。不去寺院这些人,他怎么碰到老和尚这些经书和光盘?所以,我们必须得走正常发行渠道,走新华书店正常的发行体系,走当当网,从网上可以卖书。结果办成了,六套书已经出九本,中国的网站上、各大新华书店全有卖的。你看《大乘无量寿经》这就四本,《地藏经讲记》、《十善业道经讲记》、《了凡四训》、《认识佛教》、《太上感应篇讲记》,这都老和尚的书,出了六种,一共九本,这一下子就花出四百多万。

  人家出版社不清楚啊!说你这个书能挣钱吗?你一定得保证我出版社不赔。我说我怎么才能保证你不赔?他说你得回购,三折五、四折把这些书给买回去,你买到一定量,我这出版社就不吃亏了,我卖一本我赚一本。我说:你说多少吧?一算数六本书,好像每一本是四万册,是四九三十六万册,那我把三十六万册都买回来不就行了吗?你就保本。他说:是。

  出版社认为这书是卖不出去的。结果出版社一卖,特别好卖。你想,畅销书在中国三万本,这就算畅销了。老和尚《地藏菩萨本愿经讲记》,光那个出版社自己就卖了十万本,你说为什么吗?《地藏经讲记》比《阿弥陀经讲记》卖得好,还是造地狱罪业的人多,他这玩意相应啊!他一念相应一念佛,一念相应一念地狱,他知道有地狱,因为他知道自己干坏事了,肯定去坏地方,再坏的地方能坏过地狱吗?那我先看看地狱什么模样,这不他就买了《地藏经讲记》。

  后来我们这六套书,个个书都超过十万。个个书超过十万之后吧,出版社印来不及,我手上有三十六万册,他要回购,他跟我买,说:胡总你这三折五买回来的,我现在四折五买回来行不行?供不应求。你想:我当时拿钱出来的时候有很多非议,说:胡小林拿老和尚赚钱。你这书卖啊,这还了得吗?老和尚一直说这个书不能卖,你这是赚师父的钱。我说我没有赚钱,我这不是出了钱全拿回来了。出版社赚钱那是出版社的事。而且我说:就是众生他不去寺院,他通过新华书店、通过当当网,国家正式发行系统,他买到了这本书,我说九本书,九十万册通过正常渠道发行,九十万册有一册他要成了一尊佛,这可不得了。我说我这三十六万册都送给谁啊?都送给这些学佛的居士们了。都有了,社会大众我哪送得出去?

  再一个,你也得想想,出版社正式出版,各大图书馆全收购,都收藏啊,这是必须的。你北京大学图书馆必须得收藏这些出版社出版的这些书,这几年,这不就齐了吗?这不就进去了吗?后来我们跟出版社说:你这么做吧,出版社有业务关系,跟这些图书馆都有业务关系,他们按照国家正常收藏两套书,他什么意思?我说送十套。那八套你出,我说我出。你只要往图书馆送,那我就出,结果往图书馆一送吧,图书馆的馆长、图书管理员他们都看着了,看完了以后老要请我吃饭。谁啊,出这个书这么好!没见过。请我吃饭,而且还跟我说什么?说这个书有多少我们收多少!图书馆自己就发上了。

  你现在学佛了,也不管公司业务,你管什么?我天天跑宗教局跟局长吃饭。我这来之前,又送两袋大米,东北的大米下来了,给局长送两袋大米;东北的蘑菇,送几袋,干嘛?后面还有事呢?联系不能断了嘛!这个十月一号国庆节,十月十七号批了十二本书,这不是开玩笑。这十二本书:《阿难问事佛吉凶经》、藕益大师的《弥陀经要解》、《净土十要》、《三时系念讲记》,师父是十二本书,《华严经》、《大经解科注》不是光注,我全都办下来了,我锁在抽屉里,我下面就可以冠冕堂皇的出书了。